青岛诈骗律师logo

青岛诈骗律师网
某某律师:135AAAAAAAA
青岛诈骗律师

联系律师

    诚邀一位青岛律师入驻本站

    入驻咨询:15768875484
    微信洽淡:15768875484
    建站公司:律师名站网
    业务范围:律师网络营销推广、网站建设、网站关键词优化、网站安全托管。

用工业松香为食品脱毛 青岛多位小作坊主被判刑

时间:2019-03-09 20:04:02

  食品安全是市民最为关心的话题,近日记者从黄岛法院审理的案例中发现,有些小作坊在给家禽或者猪头肉抜毛时使用了国家明令禁止的工业松香。这些小作坊主被食药监部门查获后被检察机关公诉,随后被判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而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的原因,其实就是因为贪图便宜。

  据了解,国家允许使用松香甘油酯为牲畜、家禽脱毛,工业松香价格不足松香甘油酯一半,一些不法商贩为节约成本使用仅能作为工业生产原料的松香作为替代品为畜禽脱毛。工业松香含有铅等重金属和有毒化合物,用于食品加工环节会严重损害人体健康,在我国《畜禽屠宰卫生检疫规范》、《食品添加剂使用卫生标准》等相关规定中,工业松香明令禁止使用。

  案例二

  长期使用工业松香脱毛

  青岛市黄岛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02年至2016年11月30日,被告人杨某某在青岛市西海岸新区大村镇理务关村家中开设猪下货加工点期间,用松香给猪头、猪蹄脱毛,并将加工好的猪头出售给隋某某、郭某某等人。经鉴定,被告人杨某某使用的脱毛剂为松香,不是松香甘油酯。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使用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加工食品,其行为构成生产有毒、有害食品罪。2017年9月4日向黄岛法院提起公诉。

  被告人杨某某在公安机关的供述中提到,其从2002年底经营猪下货的时候就用松香给猪头、猪蹄脱毛。到2014年底,听说不能用工业松香了,就改用松香甘油酯。后因松香甘油酯不好用,继续用工业松香。2016年冬天,杨某某听说要检查,就把原来使用的松香仍在松香锅旁边,改用松香甘油酯。

  法院审理后认为,被告人杨某某使用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工业松香进行食品加工,其行为构成生产有毒、有害食品罪。

  被告人杨某某案发后自愿认罪,态度较好,故酌情予以从轻处罚。判决被告人杨某某犯生产有毒、有害食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

  案例三

  被判刑被告人后悔不已

  无独有偶,2015年3、4月份至2016年11月30日间,被告人张某某在青岛市西海岸新区大场镇开设猪头、猪蹄加工点期间,用松香给猪头、猪蹄脱毛,并将加工好的猪头出售给徐某甲、徐某乙、徐某丙等人。经鉴定,被告人张某某使用的脱毛剂为松香,不是松香甘油酯。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使用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加工食品,其行为构成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

  青岛市黄岛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随案移交材料一宗,证实2016年11月30日,青岛市黄岛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执法人员对被告人食品加工点进行检查,发现在加工点有松香及黑色物质。执法人员对上述物质进行了现场监督抽检,并对相关物品进行了扣押。

  黄岛法院审理后认为,被告人张某某行为构成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依法判决被告人张某某犯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

  记者从黄岛法院了解到,被告人张某某在法庭宣判后后悔不已,并流下了眼泪。以上涉案的被告人基本上都是经营的小作坊,因为法律意识淡漠而触犯了法律,也有人是明知国家明令禁止,但因为工业松香脱毛快,价格便宜,从而酿下大错。

  说法

  应让违法者付出高成本

  记者调查了解到,在禽类屠宰中,手工去除细毛是最费时耗力的工作。早在1986年,我国即已出现因食用松香拔毛的禽肉导致中毒的现象。1996年,多地畜牧部门公开发出警示称发生多起误食残留沥青、松香的猪头、鸭头等食品导致食物中毒的事件。1996年版的《食品添加剂使用卫生标准》加工助剂名单中,松香未被列入允许在食品加工中使用的物质。松香如果长期回锅重复使用,含有的铅等重金属和有毒化合物,会污染禽畜肉,对人体的毒性很大。特别是松香在氧化后产生的过氧化物会严重损害人体的肝脏和肾脏。

  依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危害食品安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之规定,在食品加工、销售、运输、贮存等过程中,掺入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或者使用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加工食品的,依照《刑法》第一百四十四条的规定以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定罪处罚。

  一位业内人士透露,小作坊使用的工业松香通常有人专门送货上门,因价格便宜、拔毛干净快捷而深受欢迎。在电商平台,记者发现有多家商铺销售“工业松香”,价格比“食品级松香”便宜不少。

  松香并无“工业级”与“食品级”区分,“根本没有食用松香这个概念”,北京食品学会常务副理事长、北京工商大学食品学院教授曹雁平表示,除成本低、购买方便之外,松香的屡禁不止,与“工业级松香”、“食品级松香”说法的误导有关。一些违规者误认为“都是松香,用哪个都差不多”,但实际上所谓“工业级松香”与国家允许使用的脱毛剂松香甘油酯并非相同物质,成分区别很大。

  松香甘油酯是从天然松香复杂的多种物质构成中提炼出来的一种物质,经安全评估后可用于禽畜拔毛,而松香却不能。

  曹雁平说,“松香”与“松香甘油酯”不是一回事儿,不能以“工业级”和“食品级”来区分。国家标准允许使用的食品添加剂和食品加工助剂中均没有“松香”。曹雁平认为,松香危害及法律知识亟待普及,还应提高违法成本。不法加工者为图方便和便宜,购买禁用的松香代替允许使用的松香甘油酯,加上私下屠宰很难发现,造成普遍的侥幸心理。“应让违法者付出足够高的违法成本,才能有效地减少和杜绝违法的再次发生”。

  巡回法庭保障舌尖上的安全

  记者了解到,2016年11月底,黄岛区人民法院食品药品案件巡回法庭在黄岛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正式揭牌成立,这是全国首家专门设立的食品药品案件巡回法庭,有力保障了新区人民群众“舌尖上的安全”。该巡回法庭办公场所设在青岛市黄岛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由黄岛区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安全生产审判庭)选派优秀法官定期到巡回法庭办公。

  其主要工作职责包括依法审理涉青岛市黄岛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各类行政诉讼案件;依法受理、审查青岛市黄岛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移送的各类行政非诉执行案件;依法审理涉食品药品刑事案件;通过审判、非诉审查工作,监督青岛市黄岛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行政行为,及时提出改进的司法建议等。黄岛法院行政庭庭长徐付波告诉记者,今年以来,已经审理涉及食品安全的刑事案件9件。

  另外,如何辨别是否使用工业松香,专家建议,消费者选择脱毛鸡、鸭等畜禽时,并不是毛脱得越干净越好,可通过一闻二看来辨别畜禽是否使用了工业松香脱毛。一闻:用鼻子嗅禽畜,烹调时渗入禽畜体内的工业松香一般会散发出刺激性味道。二看:用工业松香脱毛的禽畜往往整体很干净。同时,用工业松香煺毛后,若不经特殊处理,家禽的鼻孔里会有黑色的松香残留。

  【法律拓展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本罪的诈骗行为表现为下列五种形式:

  (1)以虚构单位或者冒用他人的名义签订合同的。

  (2)以伪造、变造、作废的票据或者其他虚假的产权证明作担保的。这里所称的票据,主要指能作为担保凭证的金融票据,即汇票、本票和支票等。所谓其他产权证明,包括土地使用权证、房屋所有权证以及能证明动产、不动产的各种有效证明文件。

  (3)没有实际履行能力,以先履行小额合同或者部分履行合同的方法,诱骗对方当事人继续签订和履行合同的。

  (4)收受对方当事人给付的货物、货款、预付款或者担保财产后逃匿的。

  (5)以其他方法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的。